<acronym id="atawa"><legend id="atawa"></legend></acronym>
        1. <label id="atawa"><legend id="atawa"></legend></label> <acronym id="atawa"></acronym>

          <acronym id="atawa"><form id="atawa"></form></acronym>
          <code id="atawa"></code>
        2. <acronym id="atawa"><legend id="atawa"></legend></acronym>

            游珊妮:在暨大圓夢斯坦福

            發布單位:人員機構 [2019-06-24 00:00:00] 打印此信息

            “我校環境學院首位被斯坦福錄取的本科生”、“連續三年績點和綜測第一”、“多次獲得國家級獎學金”、“暨南大學優秀學生榮譽稱號”,同時擔任班長、青年志愿者……環境工程專業2015級學生游珊妮有著眾多令人艷羨的頭銜和成績。她說,暨南大學給了她一個全新的起點。未來她希望能傳承暨南精神,在專業領域繼續深造,做交叉學科的優秀復合人才。

            (游珊妮)

            敢想敢拼的潮汕女孩成為家族第一代大學生

            l生活中總是有太多的人想要告訴你,我得不到的,你也不可能得到。因為這些一事無成的人想告訴你,你也注定一事無成。

            成長自一個重商輕文、重男輕女的傳統潮汕家庭,游珊妮說:“想要改變命運,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在成長過程中,她不斷思考,終于找尋到了自己的初心:成為一個經濟獨立、知識獨立的女性。她說“自己有一點點‘小野心’”,那就是憑雙手突破自己的階層——從農村到城市,去不同的國家,拓寬眼界。這份初心貫穿了她成長的始終,也成為了她不斷前行的支撐。

            游珊妮將高考視為改變命運的重要契機。高中時,盡管學校學習氛圍松散,但她一心向學,鉆研出了屬于自己的學習方法、目標路徑。她說期間遇到很多困難,特別是高三時,學習壓力越來越大而游珊妮當時的狀態并不好。級長曾對她說過:“你這樣的分數能考上剛過廣東重本線的學校就不錯了。”

            但是游珊妮不信邪,她選擇拼搏級長口中那個“超過第二名40分”的目標。失敗了一次又一次,她終于在距離高考100天時越過了這道門檻,這也給了游珊妮更多努力的動力和成功的信心。正是這股拼勁,讓她考入了暨南大學。

            “我是我們村唯二考上重本的學生之一,成為了我們家族第一代大學生。”游珊妮說,“我證明了自己。”

            在暨大這個全新的起點確定自己決定堅守的事業

            l大學這四年里,讓人頭腦不清楚的就是,選擇的路徑太多,而束縛太少。但我相信,永遠只有“The right way, or the easy way.”

            游珊妮把大學這四年形容為“一個發散型的成長過程”。暨南大學給了她一個全新的起點:大學提供了一個更大的、能夠讓學生自主選擇、自由發揮的平臺;大學里她遠離了家長的約束,終于能夠看到更遠的地方;身邊的同學與自己大多在同一水平線上,這也意味著能夠吸收到更多有價值的東西,一起前行。

            游珊妮在大一時就把績點和科研列為“一定要做且一定要做到最好”的兩項基礎工作。她不僅平時上課認真聽講、不懂之處及時與老師溝通,還會觀看北大清華等國家精品課程的慕課作為補充,打下了堅實的知識基礎。在臨近期末時,游珊妮會提前一個月規劃復習計劃,并反復聽自己課上的錄音,以達到更好的復習效果。

            對于自己保持在專業第一的績點成績,游珊妮這樣說道:“其實相比較之下,維持4點多的績點應該是最簡單的事情。”游珊妮擔任著班長、加入了社團、輔修了新聞學的雙學位,還要做科研、寫論文、兼職實習并且兼顧著志愿活動……這些任務同時進行、相互穿插,“同時處理這么多的事比維持績點困難多了”,她說。

            “對了,還要‘耐得住寂寞’。”游珊妮笑著解釋道:自己在大四之前除了參加市里的志愿活動和外出家教,從未踏出過校門一步,因為任務實在太多,有的時候恨不得一天能有48小時,實在沒有時間吃喝玩樂。

            在這四年里,游珊妮也不止一次地迷茫過。最開始她其實并不能確定環境工程這個專業會不會是自己一生的事業,因此她嘗試過參加轉金融學專業的考試,也嘗試過新聞學的雙學位。在嘗試的過程里,她不斷淘汰不適合自己的選項,人生的道路也慢慢明晰:她決定要把本專業的路堅持走下去。“大學就是一個不斷尋找內心想法的過程”,游珊妮說。

            (游珊妮(白襯衫)參加志愿活動)

            以夢為馬沖破障礙收獲斯坦福offer

            ?

            l對夢想的渴望遠遠地超越了我對未知的恐懼。盡管不被支持著,但是我總是以最高的標準要求著自己,因為心里總是懷有一種僥幸,萬一有一天他們能改變想法呢。

            ?

            和很多大學生一樣,游珊妮在大一時并不知道大四的自己會是什么樣子,但那時她的心里已經有一點點想法:那就是想要出國深造。盡管這個想法在當時還并不成型,它卻像一粒種子一樣埋在了游珊妮的心里。

            到了大二大三,游珊妮形容自己有些“狡猾”地不斷向家人傳達想要出國的念頭,剛開始家人的回應都是反對,反對的原因一方面是擔心游珊妮一個人在國外很危險,也不知道留學這樣大的一筆投資她是否能用好;另一方面則還是受當地重男輕女思想的影響,覺得她是個“始終要嫁人的女孩”。

            “我用不斷拿到的獎學金,向家里人證明了我的能力,我已經長大成熟,對自己的想法能夠負責”,游珊妮說。至于家鄉重男輕女的觀念,她沒法改變,所以她選擇“先斬后奏”。游珊妮提前一年瞞著家里人為自己出國找了中介,她一個人一邊與中介艱難地談判(中介曾說她能上斯坦福的可能性是0%),一邊準備著申請文書和英語考試。

            在申請過程中,由于有10個備選學校,而這10個學校的系統、要求都各不相同且截止時間又很接近,游珊妮只好每日熬夜到4點寫文書、改文書。英語考試也同樣艱難:游珊妮的英語成績在高級班是倒數,她也不能像別人那樣拿出一整個月的時間備考,只能在上課間隙、空閑時間擠時間去學英語。第一次考托福的成績不理想,于是她在大三的寒假邊實習邊重考。盡管很難、壓力很大,她還是覺得“為了自己夢想是值得的”。終于,游珊妮成功了。不僅GRE考取了324分,托福考取了104分,還拿到了斯坦福的offer。她的父母,也終于相信并支持了她的夢想。

            “國內能進入斯坦福的學生都是同濟大學、清華大學的第一名,我覺得我和他們肯定還是有差距的,之所以能被錄取,可能是因為斯坦福喜歡招第一名吧。”游珊妮這樣打趣道。

            在談到去美國之后的規劃時,游珊妮介紹了自己規劃的兩條道路:一是堅定環境工程方向并攻讀到博士后,再回國做教職;二是結合工科,運用自己所學結合計算機,研究交叉學科,做智能化、自動化。兩條道路各有利弊,也都有很大的難度,但是,游珊妮說:“我有信心達到教授級別那樣的高度”。

            (游珊妮在實驗室)

            “現在的自己沒有愧對當初的期望”

            l我的大學生涯中不曾遺憾過的,是在這段時光里,我曾在宿舍的窗外見過橘紅色的霞輝所映照著的日出,也曾數著凌晨鬧鐘的滴答聲而入睡。

            在暨大這四年,游珊妮說自己最大的感觸就是“不忘初心”。她說,當她打開四年前剛入學時寫給現在的自己的那封信,看到了那時自己心中的迷茫,也看到了當時那顆埋入心中的小小的種子。

            而今,游珊妮完成了自己當初的愿望,這顆種子已經萌芽長成參天大樹,“我覺得現在的自己可以很自信的說沒有愧對當初的自己的期望”,她不無驕傲地說。

            對待未來,她希望自己也能不忘初心,即便將來功成名就,也不會忘記學院的栽培,不會忘記每一位導師的指引、師兄師姐的幫扶,并且會將暨大這份互助互愛的精神傳遞下去。

            (新聞社 薛可懿)


            祥仔视觉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