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tawa"><legend id="atawa"></legend></acronym>
        1. <label id="atawa"><legend id="atawa"></legend></label> <acronym id="atawa"></acronym>

          <acronym id="atawa"><form id="atawa"></form></acronym>
          <code id="atawa"></code>
        2. <acronym id="atawa"><legend id="atawa"></legend></acronym>

            上下求索 無問西東——訪“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劉濤教授

            發布單位:人員機構 [2019-05-14 00:00:00] 打印此信息

            ?

            劉濤,生于1981年,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首席專家,主要從事環境傳播、視覺修辭研究。入選國家“萬人計劃”青年拔尖人才,教育部“長江學者”青年學者,中國新聞傳播學學會獎杰出青年。教育部霍英東青年教師基金、青年教師獎,廣東省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廣東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科研上獲教育部第七屆高等學校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人文社科)二等獎。教學上獲第三屆全國高校青年教師教學競賽一等獎,第八屆廣東省教學成果獎一等獎。曾供職于央視《新聞調查》欄目,目前擔任《中國教育報》專欄作者,作品獲中國新聞獎一等獎。

            “勤奮”“厲害”是大多數人談起他時的印象。和學生站在一起,他儼然一個研究生模樣。“思維敏捷”“妙語連珠”又讓人很容易把他從人群中識別出來。

            一路小跑的人“運氣”不會太差

            腳步匆匆,抑或一路小跑,不管什么時候,在學校偶遇劉濤時,他一直是這樣。上課時,他思維活躍,語速很快,同學們戲稱“大腦趕不上老師的語速”。所謂內化于心,外化于行,嚴謹高效的態度從他的一言一行中可以窺見一斑。

            “來到暨大就是想開啟一個新的學術旅程,在這里我可以安心做學問,這4年我也確實變化很大。”劉濤于2014年加入暨大,他對當時的細節仍記憶猶新。“記得那天面試完,我就去了天河體育館看恒大隊的比賽,學院副院長張晉升給我打電話說要繼續聊聊。當時廣州已經很熱了,我看完球賽坐車到達約定地點的時候,發現他穿的白色襯衣都濕透了,粘在背上,估計是等了很長時間。那一瞬間我特別感動,后來我們就在路邊找了一家涮菜館邊吃邊繼續聊。”

            九層之臺,起于壘土。劉濤回憶當年自己研究生時期,基本上每天都是上午騎車到圖書館,晚上再騎回宿舍睡覺。直到現在,他的大部分時間也是在辦公室度過的。在新聞與傳播學院,半夜時分依然亮燈的辦公室里總少不了劉濤的那一間。

            十年之功,厚積薄發。劉濤近年來的成績被形容為“坐上了Space X火箭”,但他依然對自己保持清醒的認知,表示自己仍存在很多不足。2018年5月,教育部發布《2017年度“長江學者獎勵計劃”入選名單》,劉濤成功入選“長江學者”青年學者。他將這歸功于“運氣”。然而,運氣偏愛努力的人,成果高產的背后必然是大量的付出。正如劉濤提到的一次參加青年拔尖人才答辯會上的情景,“有老師問我,‘你要兼顧教學和實踐,科研還有時間嗎?’我回答說如果你一天工作8小時,那肯定不行。但如果是14個小時、16個小時呢,那時間就來得及。”

            教學科研實踐 一個也不能少

            “多年前第一次走上講臺,我就一直鼓勵自己,教學、科研、實踐三個方面‘一個都不能少’,這三者是內在勾連的。”在科研上,劉濤的主要研究領域是環境傳播、視覺修辭。他談到自己學術的成長過程:2005年到2007年在央視《新聞調查》欄目工作時,我就開始關注中國的環境問題,繼而接觸到環境傳播。而在環境傳播研究中存在著修辭學的范式,這里面就包括視覺修辭。

            “修辭學賦予了我認識和反思傳播學的一個新視角。如今的修辭學問題已經延伸到語義規則、認同關系、社會規范以及人在修辭意義上的‘存在方式’等重要命題。希望我能在環境傳播和傳播修辭學(特別是視覺修辭)這兩個跨學科領域做出一些有價值的探索。”今年年初,在劉濤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視覺修辭的理論、方法與應用研究”開題研討會上,他激動地表示,“這是值得自己以身相許的事業。”

            思想無羈,但研究也不能少了實踐的維度。可以說,正是在央視的工作實踐,激發了劉濤持續的理論思考。“我堅信環境問題是洞悉中國復雜利益結構的一把鑰匙,把中國的環境問題搞清楚了,也就把中國弄明白了。環境問題的背后,是一個更大的問題世界——政治的、文化的、社會的、技術的、哲學的、倫理的深層思考。”劉濤還兼任《中國教育報》簽約評論員,開設評論專欄,撰寫新聞評論200余篇。2014年,他的評論文章《把校舍真正建設成第一避難所》榮獲第二十四屆中國新聞獎一等獎。2015年,《師德“紅線”需要更明確的操作性》一文榮獲第二十五屆中國新聞獎文字評論三等獎。

            同時,劉濤也非常重視課堂教學。“我很感謝教學這個平臺,科研、教學是一個互相促進的過程,不存在‘公家田’和‘自留地’的說法,尤其是對于新聞傳播專業。”劉濤覺得,站上了講臺,就要對三尺講臺負責。如果上課質量不高,學生就開始玩手機。因此,他不斷促使自己學習新知識、提高教學能力。在和學生討論互動的過程中,劉濤經常會產生新的思考,然后把自己的思考形成論文,再反饋到課堂上。

            2016年,劉濤榮獲第三屆全國高校青年教師教學競賽決賽一等獎。此前還在校級比賽中獲得暨南大學本科教學校長獎,校級“學生心目中最喜愛的老師”稱號。有學生表示,劉濤老師輕松活潑的風格、深邃發省的思想使得每次課堂都精彩紛呈,還吸引了其他院系的學生專門來蹭課。

            觸摸社會疼痛 堪為學子榜樣

            “關注社會問題、觸摸社會疼痛”,是出現在劉濤口中的高頻詞句。在采訪中,他也無時不體現出對社會的強烈關注。作為教師,劉濤激勵學生參與社會思考,形成價值立場。他認為,如果一個人沒有基本的價值立場,就無法觸摸社會脈搏。學生有了價值關懷,才能與世界和社會產生聯系,才能有無盡的動力和源泉,真正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而他也在授課中把這一理念傳遞給一批又一批的學生。

            當有同學前來請教問題,劉濤的口頭禪總少不了“多讀書”。劉濤表示,做學術并不一定要有很高的天賦,關鍵是要努力。選準一個方向去鉆,別人花3個小時,你可以花10個小時。尤其對于文科專業的學生來說,大量的閱讀積累對問題的理解和知識體系的形成意義重大。

            很多學生總是愁于找不到研究的選題,劉濤認為,如果沒有一定的閱讀積累,很多值得研究的問題會從你身邊悄悄溜走。我們要從理論出發,在閱讀理論知識的過程中著眼現實問題,再回到理論,對理論有所創新和突破。

            “做研究一開始都會有掙扎、焦慮的過程,我也會有困惑。比如我本科、研究生和工作之后做研究的方向都不一樣,所以剛開始做傳播學研究時,覺得前面的時間浪費了,對傳播學的一些基本理論知識都不甚了解。但是慢慢會發現,學過的知識會有內在的聯系,這就是一個從否定變成肯定的過程。現在付出的努力,一定會在未來以某種方式回報你。”劉濤以自己的經歷為例,鼓勵大家要找到學術自信。他也希望青年學生對社會上的熱點問題或習以為常的現象善于提出批判質疑,培養批判性思維,并重視知識汲取,形成系統的知識體系。

            “教學是老師的天職、科研是學者的天職、評論是知識分子的天職。”劉濤這樣總結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為人師表者,除了專業過硬、傳授知識,更重要的是以身立教、激勵后輩,用知識和品德為學生鋪就成長成才的坦途。(學生記者 周亞東)


            祥仔视觉AV